登陆注册
32261

孤独星球退出中国,它曾深刻影响中国游客的旅行世界观

锤子财富2024-07-03 20:45:400
孤独星球宣布关闭中国办公室,停止在中国的出版业务,许多读者对此感到惋惜。

6月26日下午,全球知名旅行指南品牌孤独星球(Lonely Planet)官方微信发布文章《祝你旅途愉快!》,宣布关闭中国办公室,停止在中国的出版业务,停止更新在中国的所有官方社交媒体账号,暂不再出版新的中文指南书。

孤独星球旅行指南书是很多人曾经钟爱的出行圣经。自2013年起,孤独星球在中国出版了超过300种中文旅行指南和旅行读物,累计销售数百万册。

很多读者向第一财经表达了惋惜之情。第一财经联络到曾为孤独星球撰稿的作者和曾在该机构工作的员工,他们也分享了此刻的感受。

孤独星球官方微信最新文章截图

太多的读者曾带蓝宝书出门

1972年,澳大利亚人托尼·惠勒和莫琳·惠勒夫妇,历时9个月穿越欧亚大陆,完成了从英国返回悉尼的旅行。他们在自家餐桌上开始整理旅行笔记,撰写攻略,并于次年创办孤独星球,出版《便宜走亚洲》《鞋带上的东南亚》等旅行指南。

最早的孤独星球旅行指南书,坚持客观真实地评估旅行体验,给出标准化、最基本的目的地信息,给全世界的背包客参考。孤独星球一举杀进了传统旅行出版商未曾涉足的领域。

2006年,孤独星球首次出版中文版,与知名出版机构三联书店合作。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分析认为,中国“入世”以后,实施“按需申领护照”制度,第一代前往海外的自由行旅行者出现。在信息相对匮乏的时代,孤独星球满足了这些游客的需求。

自孤独星球退出中国的公告发布后,很多读者在社交网络发照片、写寄语,回忆旅行中的见闻,与孤独星球告别。

公司职员米格晒出自己用旧的4本孤独星球指南书《日本》《北欧》《哥本哈根》和《土耳其》,并说“See you on the road!”《哥本哈根》的封面是在两扇彩色橱窗前停着一排自行车,哥本哈根这座因骑行而举世闻名的城市,给米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她在社交网络上打出一个骑行的表情,以示怀念。

这本《哥本哈根》是孤独星球外文版引进中国后,经过中文翻译,由三联书店出版的版本,属于“Encounter”城市系列。豆瓣网显示该系列有16本,出版于2008~2009年,包括巴黎、纽约、伦敦、巴塞罗那、东京、迪拜等,均为知名城市旅游目的地。网友CNBorn说,Encounter系列专为商务旅行设计,读起来饶有趣味,比如纽约的亮点是城市为辛勤的小商贩颁奖,悉尼的亮点是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前面的周日演讲角。

这些展示旅游目的地文化底蕴的小细节,具有鲜明的个人视角。在15年前的web2.0时代,纸书这种“讲小故事”和分享的功能,尚未被互联网替代。

《哥本哈根》,Lonely Planet公司著,邵博译,三联书店,2008年8月。

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朱明是一位研究世界史和欧洲城市史的学者,出版有《狼与雏菊:在时空中阅读意大利城市》《巴勒莫:一部全球史》等。在国外做研究期间,他曾游走多国,常年背包在路上。朱明说自己“一直都是带着孤独星球行走世界,没想到猝不及防结束了”,原本还想带着每个国家的孤独星球指南书看遍世界。他还曾期待孤独星球能挖掘中国各省更多的小众旅游地,但现在只能是怀念了。

建筑师王艺认为孤独星球最强的是推荐citywalk路线,在孤独星球鼎盛时期,“citywalk”这个说法还没在国内出现。王艺曾带着孤独星球指南书游尼泊尔,按图索骥漫步加德满都。在一片棚户区的一处院子门口,他看到门框上写着“LP”两个字母。走进去,穿过一扇小窄门,视野豁然开朗,半个加德满都城区的景色猛然出现在眼前。王艺说,这样的体验让他觉得,“全世界旅行者是一家人”。

王艺还提到在印度瓦拉纳西旅行时的一次遭遇。他按孤独星球的推荐订了一家酒店,但由于随身携带的指南书不慎丢失,凭记忆中的地址找到酒店后,无法确认是否来对了地方。“Hifi还是Haifi?”为了确认酒店名字,他狂奔到最近的书店买了一本孤独星球的英文版《印度》,翻阅才发现,酒店没找错,是中文版此处在酒店名字上出现了笔误。多年后回想,王艺笑称:“这种一叶障目的情形,跟现在小红书上也差不多。但‘蓝宝书’毕竟是专业人士调查编纂,权威性强,相对客观,是现在弥漫各种小诡计的掌上世界所不具备的。”

地理学者相欣奕在西南大学任教,她一有时间就带家人旅行,或组织学生去实地考察城市社区与乡野。多年前,相欣奕在德国访学时,一直带着一本孤独星球《德国》到处走。离德回国前,她没有把书带走,而是放在了研究中心宾馆一楼的书架上。“应该会被某个初来乍到的中国人发现,如获至宝吧。”相欣奕说。

“孤独星球构建了我的旅行世界观”

胡俊豪曾在2018~2021年作为孤独星球中国办公室市场部员工,参与孤独星球在中国的市场运营、品牌推广等工作,长期负责打理官方社交账号、执行与各省文旅厅的合作项目以及“UYOUNG年轻人旅行基金计划”等活动。现在他是一位旅游博主,以“陆马克”的名字运作社交媒体账号,在小红书上有8万粉丝,与第一财经连线时,他正在四川泸州、资阳、成都等地旅行。

据他介绍,孤独星球此前在中国的主要业务是围绕指南书的编辑、出版、推广等工作,很多人将《孤独星球》杂志中文版(2012~2022年在华出版)与指南书混淆,实际上杂志业务为孤独星球总部授权中国地图出版集团独立运营。

回想此前的工作经历,胡俊豪提到,孤独星球中国办公室很早就意识到旅行书籍出版受到互联网的冲击,他们曾采取过很多应对方式,一边积极了解网友的反馈和要求,一边策划更多满足新需求的书。

比如2019年出版的《独自旅行手册》,网络流量和图书销量都很不错。这本书是针对“渴望独自旅行却仍然犹豫不决、心有顾虑的读者”,提供细节上的经验,推荐合适的线路。这本书也有一定的文化延展性,提到了反映独自旅行的电影、独自旅行者的故事。

《在全世界跑步》是一本特色旅行书,豆瓣评分高达9.1。28位在世界各地跑过的作者分享了50余种跑步体验,其中也包括在中国旅游地的跑步经验。旅行中保持跑步习惯和为了跑步而安排旅行的人越来越多,因此这样的特色书也颇有市场。网友Collapcosm在6月20日开始读这本书,2天后读完,并赞叹“实体书绝了,好喜欢这样的阅读体验”。

《在全世界跑步》,出版于2020年

“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孤独星球还有电子书”,胡俊豪说,电子书是用纸质版的内容拆分编辑而成,便于携带,也从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主题去提高品牌传播,“但可能还是不尽如人意吧”。

胡俊豪是在十年前上大学的时候知道孤独星球的,后来加入团队,至今仍在做旅行方面的工作,他表示:“孤独星球构建了我的旅行世界观。”他认为孤独星球过去有三个最可贵的精神:首先,不同于现在的网红式旅游宣传,会去渲染放大某些细节,孤独星球“会呈现概况、亮点、衣食住行等目的地最基本的全貌”,是人们策划旅行的基础。其次,孤独星球有一些基本观念,“比如强调负责任的旅行,尊重当地文化、保护环境、尊重当地习俗、学会与自然沟通。”最后,孤独星球要求员工在采访过程中不得接受任何回扣而为对方宣传,保持独立客观。

“客观中立也体现在指南书的内容上,”胡俊豪说,“现在的趋势是,每个在网络上发表评论的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但对孤独星球的读者来说,更喜欢看到对于一个地方的客观描述,你带更多的感情进去,反而影响旅行者的判断和体验。以前的冒险,是人对未知环境的冒险,现在则是对信任的冒险。”

孤独星球长期提供标准化的、健康的信息,成为了一种价值原则,已经深埋在个性化旅行爱好者的心中。胡俊豪提到,在标准化的工作方式下,此前孤独星球也在有计划地持续更新指南书内容,推出新的版次。但这种后台工作不太容易被读者察觉。他也很遗憾,孤独星球直到退出中国,都没能来得及组织出版天津、河北和河南的指南书,很多读者最近还在以各种方式发出询问。

移动互联网时代,信息反而“越来越少”

“雨神”黄侃淳是一位旅行规划师和摄影师,他曾参与撰写孤独星球指南书《甘肃和宁夏》《山东》《青岛》《经典摄影旅程》等,并为《孤独星球》杂志中文版供稿多年,与孤独星球合作长达十年。

黄侃淳告诉第一财经,以中文版指南书为例,孤独星球的书籍编纂有非常规范的工作流程。通常由一名统筹编辑主导,先从产品制作的角度,确定定价、页数,再根据旅行目的地的总体情况,规划书的内容构成。按地理方位,或按出行习惯等,确定章节和对应的作者。

对中等厚度的书,一般由4~6个作者合力完成,统筹编辑分配每个作者要去的地方,“好玩的地方和不太好玩的地方会作一些搭配,比如《甘肃和宁夏》这一本,我被安排去甘南和陇南。”每个部分写多少字,都会有明确的规定。黄侃淳提到,在背起包出发去调研时,作者会按照计划好的点位,依次采访,“但超出预计调研天数是常事,因为很多资讯是没法提前上网获得的,到了地方也会因为好玩或不好玩等因素有具体的变动”。

因为孤独星球的原则是提供公共交通信息,黄侃淳当年坐过各种各样的大巴车、公交车。“现在用电子地图查车辆信息比较容易了,但我还保持着习惯,看到长途车、公交站牌上写着运行时间,就会用手机拍照留档。”

另外,制作指南书还需要修改、制图、审校、印刷等传统的出版流程,涉及很多工作细节。

说到这次的官宣公告,黄侃淳说,其实对他们这群老作者来说,孤独星球的退出在2022年就已经清晰得知了。当时的中国办公室负责人特意来上海,与作者群有一次聚会,孤独星球的作者在上海人数是最多的。去年,孤独星球的微信也最终停摆。“最后这一篇关于退出的公告还是轰轰烈烈的。”黄侃淳说,这几天看到公告刷屏挺感动的,也看到很多人在怀念,很多人在讨论小红书带来的信息趋同的问题。

“移动互联网的时代,信息不是越来越多,而是‘越来越少’。对我来说,孤独星球带来的改变,首先就是对生活的认知。人不是一定要朝九晚五地上班,可以有无限种可能,也真的有很多人在路上践行这种可能。”黄侃淳说,“真心爱旅行这件事,不是因为需要休闲,而是对这个世界有一颗热忱的心,充满了好奇。而且这种好奇心真的可以成为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,推着你一直往前走,一直在路上。”

黄侃淳觉得,在孤独星球结交的“同路人”,是自己很大的人生财富。“如果只是一个人,其实很难有那么强大的内心,一直过‘在路上’的生活。看到身边有很多朋友,他们也是这么生活的,有时候感到迷茫,也会得到他们的帮助。大家聊天喝酒,也是带来力量的。在孤独星球,我认识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人,很多作者、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,肆无忌惮地发生,特别有意思。”

0000
评论列表
共(0)条